30个跌停锁定退市!*ST易连10亿元预付款不翼而飞,巴克莱银行也“踩雷”了

2024-06-23 17:56已围观

退市ST股成为一面“照妖镜”。

6月18日,沪市退市公司*ST易连(维权)在经历30个跌停之后被上交所下发了退市通知,不过其退市主因则是2023年10亿元的预付款“不翼而飞”,上市公司不知道资金去向,供应商则说没有拿到预付款,成为一桩“悬案”。

当日,*ST易连发布公告称收到股票终止上市监管工作函,因符合面值退市硬约束指标,正式实施停牌,并在20个交易日后由上交所上市委员会审议,如符合退市规定将正式摘牌。

“我们对比了多家已经停牌的ST公司,发现*ST易连跌停板数量几乎创了纪录,达到30个。不过,与前两家退市ST股自出现跌停到停牌完全没打开相比,*ST易连则是给足了投资者出逃的机会,第一次在被ST之前的4月下旬,有5个交易日有涨有跌;第二和第三次分别在5月中旬和下旬,预计很多投资者都亏损离场了,其中还有一家外资机构巴克莱银行今年一季度还增持了250多万股,即使能够出逃估计亏损幅度也超过50%。”6月19日,上海一家私募机构资深操盘手王俊(化名)向《华夏时报》记者分析表示。

投资者“用脚”投票

ST阳光(维权)*ST美吉的投资“无路可逃”相比,*ST易连在整个退市过程中还是给了投资者不少止损机会。

有意思的是,在*ST易连发布“暴雷”信息——会计师事务所对其2023年年报中一笔高达10亿元的预付款无法表示意见之前,曾用名上海易连的*ST易连前十大股东可谓“热闹异常”。

自2023年9月至今年3月31日,私募、外资、国内投行、个人等多类投资者轮番成为其前十大流通股股东,比如截至2023年9月,作为第二大股东的湖南邕兴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旗下产品减持了数百万股公司股份,有5名个人投资者成为新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连外资摩根士丹利也买了224.06万股,成为第八大流通股股东;但是到了去年末,第二大股东位置被北京铸锋资产管理公司替代,湖南邕兴私募减持到只剩1334万股股份,原先买入股票的五名个人投资者全部消失在前十大流通股东中,同时新进中信证券、杭州奕宸私募两家机构投资者;今年一季度,*ST易连第二大股东再次发生变更,隆鑫通用动力以买入700多万股就持股排名第二,巴克莱银行“接盘”摩根士丹利成为第五大流通股股东,五名新的个人投资者也成为前十大流通股东。

“前十大流通股东如此变动在上市公司中并不多见,当然也不排除机构和个人看好*ST易连今年业绩会出现反转,所以提前买入,但是没想到年报出来后直接把一众大股东都‘打蒙’了,这也能解释缘何披星戴帽后的*ST易连会出现三次打开跌停,各路资金纷纷出逃的情景。”对此,上海一家二级市场私募机构投研总监纪楠分析指出。

值得关注的是,*ST易连年报非标的主要原因之一在于,自2023年9月20日至2023年10月7日期间,其向江苏迎轩鸿程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江苏迎轩”)和温州启轩供应链有限公司(下称“温州启轩”)预付货款共计10亿元。这笔交易的商业实质遭到了审计机构的高度质疑。截至目前,公司也未能收回这笔钱。

就在6月12日晚间,*ST易连在回复上交所问询时称,其多方尝试仍没有联系上供应商(即江苏迎轩和温州启轩),因公司无法核查供应商及客户的银行账户,故公司尚无法核实上述预付资金的最终流向;公司还称,涉及付款审批的关键人员已离职,目前无法联系,公司无法准确核实上述合同及付款审批具体情况,责任界定尚不清晰。

10亿元预付款经手人全部离职?

就在此前不久,有相关媒体以投资人身份致电*ST易连两家供应商之一的江苏迎轩,咨询就*ST易连是否向江苏迎轩预付10亿元的提问,江苏迎轩方面直接回复不知道预付款的事。

根据天眼查资料显示,两家*ST易连的供应商江苏迎轩成立于2020年8月,注册资本5000万元,公司唯一股东、执行董事为杨欢欢;温州启轩成立于2022年6月,注册资本5120万元,该公司系江苏迎轩控股子公司。

而在*ST易连向交易所回复的公告中透露出的一则信息显示,让10亿预付款“不翼而飞”背后有一名关键自然人,在公司付款后不久,这名自然人便退出了江苏迎轩的股东行列。

“公司子公司扬州赛奇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原负责人曾持有江苏迎轩100%股权并担任江苏迎轩法定代表人。”*ST易连前期的公告披露。

尽管*ST易连这份回复公告并未点明“扬州赛奇原负责人”的具体身份,但记者从天眼查公布的工商信息推测,此人可能名为钟迎宾,扬州赛奇成立于2019年8月30日,原由卞永兵控股。2021年12月,钟迎宾取代卞永兵,成为扬州赛奇控股股东、负责人;2022年2月,中矿(浙江)物产有限公司从钟迎宾等手中收购了扬州赛奇100%股权,中矿物产系*ST易连全资子公司。

“公司受让扬州赛奇股权的原因是当时银行贷款需要注册在扬州的经营主体作为借款人,交流过程中,江苏迎轩股东介绍其本人持有股份的扬州赛奇满足公司银行借款的要求,且未开展过任何业务。”*ST易连在回复公告中介绍交易的初衷。

按照上市公司所述,因扬州赛奇此前并未实质性开展业务,因此中矿物产以0元收购了扬州赛奇全部股权。股权转让完成后,扬州赛奇原来的管理层均离职,并移交了公章、财务章、财务账套等材料。

从*ST易连回复公告可以看出,钟迎宾与江苏迎轩、温州启轩关系匪浅。同时据天眼查股权穿透显示,在2021年11月17日,江苏迎轩投资人由杨欢欢、关庆禄变更为了钟迎宾(持股100%),钟迎宾同时成为公司法定代表人、负责人,到2023年12月18日,钟迎宾又退出了江苏迎轩,将控股权归还给了杨欢欢;相似的情况也发生在温州启轩。钟迎宾在今年2月1日卸任温州启轩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负责人等职务。

种种股权关系变动和*ST易连的回复内容均指向钟迎宾是10亿元预付款支付谜团的关键人物。

“没有10亿元预付款的事情,不可能给我们,钱没到我们这里,你去联系钟迎宾。江苏迎轩没有与*ST易连签署相关购销合同,至于是否是以前的股东签署的,我们也不清楚。”6月19日江苏迎轩相关人士接受《华夏时报》记者电话询问时表示。

但是对于上交所对*ST易连突击对外支付巨额预付款的质疑,公司又公告回复表示,其自2021年9月起便同两家公司开展木材贸易业务。

*ST易连发布的回复公告又指出,“去年9月中旬,公司业务部根据专业判断,预测后续木材价格处于上升通道,为了在价格大幅上涨前锁定货源,因此与两家供应商签署原木购销合同,随后通过扬州赛奇陆续分批支付了预付款,合计10亿元。公司不存在无故突击向相关方支付大额预付款项的情形。合同期内,公司业务团队已积极与供应商沟通,要求供应商按时履行合约。但江苏迎轩和温州启轩均未履行合同内容,构成严重违约。”

然而,对于合作为何没有实际执行,*ST易连自己也说不清楚。公司表示,鉴于大宗贸易业务主管及部分高级管理人员均已离职,公司对于业务未能执行的原因尚未查清,正在内部核查是否存在关联方资金占用等情形。

对于上交所对公司付款审批单等审批程序不完备的质疑,*ST易连在回复公告中称,公司规定付款审批流程为:部门主管——主办会计——资金管理部——财务总监——总经理——董事长。

然而奇怪的是,这一流程中的所有人物要么离职,那么无法履行职务。

根据*ST易连的回复公告显示,上述审批人中,直接主管(部门主管)于去年12月11日离职;法务于今年5月24日离职;主办会计于去年9月15日离职;公司原财务负责人杨光、原职工监事李斯(时任资金管理部总经理)于去年8月17日辞职,2023年8月18日—10月26日期间,公司财务负责人及资金管理部经理处于空缺状态。另外,公司时任总经理、事业群分管副总许轼于去年9月22日因个人原因配合协助相关部门调查,无法履职,后于去年10月末辞职。

(文章来源:华夏时报)

上一篇:两市继续震荡192亿主力资金外流!

下一篇:没有了

搜索

广告位
广告位

标签云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