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何在?公道何在?四川泸县2.19多名青年殴打老人自述

03-04已围观评论
本人刘书琼今年62岁,曾经是福集镇清溪社区党委副书记,为社区群众服务十几年,也是优秀的帮助残疾人工作者,又是上届全国残疾人运动会的火炬手,2015年省级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2018年大年初三在自家小区被外地人无理由殴打,试问几个年青人怎能这样一起殴打一个老年人?情况之恶劣,请政府还我一个公道,将还未归案殴打我的人绳之於法。
在2018年2月19日(大年初四)晚上9点左右在泸州市泸县县城玉蟾街道金月湾小区里面被王良群以及家里的客人陈立等4人(3男1女)酗酒殴打。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晚饭过后,我爱人用电瓶车载着我回到小区,在小区里面的路上,前面走着有一群人(大概有8人左右),他们把本来很窄的路全部挡了,电瓶车根本无法通行,我爱人就下意识的按了一下喇叭,对方没有反应,临近时我爱人又按了一下喇叭,对方就过来乱骂,随后一个青年男子(说普通话的外地人)就顺手给了我爱人一耳光,我怕爱人再被打,就把我他拉开,对方见我们人少,好欺负,就又围上来两男一女,把我按在地上拳打脚踢,动手的男人其中有两人喝了酒。随后我报了警,10分钟左右,警察就到达了现场,把陈立和一个女人带上车,我就说另外两位动手打了我的人没有上车,警官没回应就把我们一起带到了派出所。
到了玉蟾派出所过后警察就到小区调了监控,我身体实在有点受不了,过后随便问了一下双方的情况就叫我先去医院治疗,等初六开班了再做处理。当天晚上看了监控后明明打人的证据很充分,玉蟾派出所还是把打人的主犯放走了。
我住院期间派出所的民警警王警官分别跟我和我爱人录了一次口供,然后问我们接受调解不,我们的态度很明确,绝不接受私下调解,要让殴打我的每一个人都接受法律的制裁。然后玉蟾派出所就叫我们等消息,等他们抓人。
在两个半月的时间里,每周一我都会去玉蟾派出所去询问案情的进展,都没有得到回应。后来我儿子就把我被打的视频,写成材料发到了网上,第二天派出所就派人喊我去派出所叫我儿子把放上网的帖子撤了,答应马上解决此事。2018年9月,玉蟾派出所把主犯陈立从深圳带回泸县,拘留了12天。其它打我的人玉蟾派出所以监控里看不清面容为由,无法归案。派出所所长叫我看到打我的人就报案,然后他们出警抓人(请问派出所都抓不到的人,我能够找到吗?派出所职能何在?)。在此期间,对方委托亲戚前来沟通协调此事,结果我的处理意见是:1.只要主犯陈立受到了刑事拘留了2.把应该支付我因被打受伤住院期间的医药费4295元和我爱人请假7天照顾我的误工费。我就不再追究其它三名动手的人的责任。
直到2019年2月1日,我知晓王良群回到了住处,我就上门寻求解决医药费,王良群说她已与陈立离婚,叫我去找陈立,她不同意支付医疗费,然后我就离开了她家。2019年2月4日(农历大年30),我又去王良群家中协商解决此事,双方未达成共识后都报了警,10分钟后两名警察达到了现场,协调未果。在协调的过程中,有一名警察名叫黄磊,态度很不好,不仅吼你,还说我妈作为社区干部素质差。我就要求到派出所去解决此事,另外一名警察还喊我去喊王良群一起去派出所,带人去派出所难道是我们老百姓的责任?
到了派出所后,黄磊把王良群叫到旁边去说了些什么我不太清楚,但是没有询问我任何就说让王槐大警官来处理(之前处理此案件的警官),于是我就打电话给王槐大警官寻求处理,但是王槐大警官在电话里拒绝前来处理,让我找他领导或者叫今天处理的警官处理,他们一直在“踢皮球”,不办实事,不作为。我们在派出所等了半个小时左右,无人过问,然后派出所值班民警就让王良群离开派出所,我就询问黄磊,黄磊说如果我们不服可以找市上,可以找省上,随便我们,态度极其不好,直到现在玉蟾派出所也没有对此事进行解决。

搜索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