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稳投资再出新举措:部分基建项目资本金比例下调

11-14已围观评论

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稳增长被决策层摆在更加突出位置的大背景下,稳投资举措中又一只 靴子 落地。

11月13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降低部分基础设施项目最低资本金比例,降幅最高为5个百分点。并允许项目可通过发行权益型、股权类金融工具筹措资本金,最高比例为50%,这相当于资本金实际比例再打对折。

项目资本金比例下调,意味着社会资本有了更多资金投入基建项目,这对拉动经济增长和补短板意义重大。与此同时,国务院依然严格要求守住资本金底线,比如项目借贷资金和不合规的股东借款、 名股实债 等不得作为项目资本金,这意味着在促进有效投资同时,也注重加强风险防范。 多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专家说。

第四次调整资本金比例亮点多

我国在1996年设立了固定资产投资项目资本金制度,所谓项目资本金是指在投资项目总投资中,由投资者认缴的出资额,对投资项目来说是非债务性资金。简言之,投资者想投资一个基建项目,必须按项目最低资本金比例(多为20%~30%),掏出一部分自有的真金白银才可以启动。

当时设立该制度的目的是为了深化投融资体制的改革,促进投资效益的提高,防范金融风险。此后资本金比例经过四次调整,其中除了2004年为应对投资过热,将资本金比例从低调高外,2009年、2015年和今年均对部分项目资本金比例有所下调。

其实,业内人士多次呼吁下调项目资本金比例,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更是明确提出适当降低基础设施等项目资本金比例。

从事多年基建项目咨询的大岳咨询董事长金永祥告诉第一财经,资本金比例要求较高,会对稳投资产生抑制作用。也给某些不需要高资本金的项目造成了资金浪费,推高项目成本。一些民营企业资金实力较弱,过高的资本金要求制约了民企发展。

为了解决这一痛点,前述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将港口、沿海及内河航运项目资本金最低比例由25%降至20%。对补短板的公路、铁路、城建、物流、生态环保、社会民生等方面基础设施项目,在投资回报机制明确、收益可靠、风险可控前提下,可适当降低资本金最低比例,下调幅度不超过5个百分点。

2015年上述领域项目资本金比例基本都下调了5个百分点,此次再(最高)下调5个百分点,从这一点看力度基本与上次持平。

不过,国务院还有第二条新举措,基础设施领域和其他国家鼓励发展的行业项目,可通过发行权益型、股权类金融工具筹措资本金,但不得超过项目资本金总额的50%。地方政府可统筹使用财政资金筹集项目资本金。

这个组合拳力度较大。比如公路基建项目最低资本金比例原来是20%,此次会上明确资本金比例最高可降低5个百分点,也就是15%。如果项目公司再通过发行金融工具筹集一半的资本金,那么社会资本自有资金只需要7.5%就够了。这将提高社会资本的投资能力,对于稳投资和稳增长意义重大,也有利于促进资金实力较弱的民营企业发展。 金永祥说。

财政部和发改委PPP专家郑大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此次主要基建项目资本金比例下调5个百分点的幅度是比较合理的,这有利于稳投资补短板。

对金融机构来说,国家规定的项目资本金比例是底线,但具体项目资本金比例仍需要根据项目本身资质,比如项目市场化收入稳定性、收益与风险匹配性等情况来定。一些资质较好的项目,银行等金融机构会按最低资本金比例来做,但如果风险较大,相应资本金比例会要求提高。因此银行会在国家产业政策基础上,按照市场化原则,自主独立进行评估,研判项目风险,确定具体的资本金要求,防范风险。 郑大卫说。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毛捷教授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次项目资本金比例下降其实也是稳投资重要举措之一,不久前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被允许作为项目资本金。这些政策目的都是将社会资金引导到稳投资、补短板领域,从而促进经济稳定在合理区间。

这将鼓励企业投资,因为资本金比例过高占用了企业自有资金,对企业投资能力影响大。这次下调资本金比例,有利于鼓励企业增大投资,对经济增长有拉动作用。 中央财经大学财政税务学院教授温来成说。

风险防控不放松

稳增长虽然被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但防风险依然毫不放松。

国务院常务会议称,完善固定资产投资项目资本金制度,做到有保有控、区别对待,促进有效投资和加强风险防范有机结合。

比如,资本金比例下调并非涉及所有项目领域,而是从结构上调低那些需要发展的项目资本金比例,对需要控制的、产能过剩的项目依然保持原有比例。

比如,2015年下调资本金比例时,对钢铁、水泥、电解铝、焦炭、多晶硅等产能过剩行业,严格执行当时的30%至40%较高资本金比例要求。此次下调资本金比例的行业中,也未涉及这些行业。

另外,此次会议明确要求,严格规范管理,强化风险防范。项目借贷资金和不合规的股东借款、 名股实债 等不得作为项目资本金,筹措资本金不得违规增加地方政府隐性债务,不得违反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相关要求,不得拖欠工程款。

郑大卫表示,以前部分基建项目资本金是名股实债,近些年资金监管更加严格,政府投资项目严禁名股实债。这次允许基建等项目权益型、股权类金融工具筹措资本金,实际上也是鼓励真股权投资。保险资金、专项债资金、产业基金都可以作为资本金投入基建项目。但是,需要注意的是降低资本金比例虽有利于扩大投资,但合规底线不能破,股权资金不能用项目借贷资金,不能违规增加地方政府隐性债务。

此外,项目资本金比例虽然下调,坚持银行独立审贷原则仍将坚持。

金永祥认为,未来项目资本金比例应该由市场决定,取决于金融机构对项目风险评估的结果,风险越大的项目资本金比例要求应该越高。

今年前三季度,固定资产投资保持平稳增长态势。随着项目资本金比例下调政策落地,市场预计基础设施投资增速有望继续回升。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基础设施投资增速保持在4.0%左右,8月份开始增速连续两个月回升。前三季度,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4.5%,增速比1~8月份加快0.3个百分点,比上半年和去年全年分别加快0.4和0.7个百分点。

在13个基础设施行业中,有9个行业投资增速较1~8月份有所加快,其中,道路运输业投资增长7.9%,增速比1~8月份加快0.2个百分点;公共设施管理业投资增长0.9%,增速由负转正。上述两大行业占全部基础设施投资的比重近八成,是支撑基础设施投资增速回升的重要因素。

【作者:陈益刊】

搜索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