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站上世界之巅,黄仁勋为何依然忧心忡忡?

2024-07-10 15:30已围观

  来源:华尔街见闻

  黄仁勋担心,英伟达GPU的需求最终可能会放缓。为避免走上思科的老路,黄仁勋正在积极推动英伟达进军软件和云服务市场,与大客户亚马逊AWS和微软展开竞争。

  借助AI的东风,黄仁勋不仅把英伟达送上了世界之巅——市值登顶全球第一,也使他本人成为全球第十一大富豪,身家更上一层楼。

  作为公认的AI最大卖铲人,英伟达的AI芯片已经占据了全世界数据中心约80%的份额。

  然而在这光鲜亮丽的外表和当之无愧的胜利之下,黄仁勋仍在专注于应对下一个威胁——英伟达GPU的需求最终可能会放缓。

  据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周二报道,去年圣诞节前后,黄仁勋召集了一系列高管会议,讨论一个日益严重的问题:英伟达的大客户是否会因数据中心空间不足而无法安装其AI芯片,从而影响芯片销售。

  报道称,为了对冲芯片需求放缓对业绩的影响,英伟达已开始向AI开发商销售更多软件,一年前甚至成立了自己的服务器租赁业务DGX Cloud。此举将使英伟达直接与微软、AWS等这样的大客户展开竞争。

  黄仁勋的烦恼

  黄仁勋告诉同事们,他担心亚马逊AWS和微软等云服务器提供商没有迅速建立新的数据中心和电源来容纳他们订购的芯片。近几个季度,这几大云服务商合计购买了大约一半的英伟达AI服务器芯片。

  根据英伟达的一名员工以及几位客户和数据中心运营商的说法,会议结束后,英伟达管理层加快了询问云提供商的步伐,以确认他们是否有能力容纳和使用所订购的芯片。

  数据中心提供商 DataBank 的首席执行官 Raul Martynek 表示:

除非客户能够证明他们的数据中心能够容纳这些 GPU,否则英伟达不会发货。

  英伟达在2023年的GTC大会上,首次发布了云产品DGX Cloud,与微软、AWS等云服务巨头展开直接竞争。

  但奇怪的是,DGX Cloud运行在云服务商租用的英伟达芯片服务器上,然后英伟达再以更高价格将服务器租给自己的客户,并承诺为他们提供更好的计算性能。

  英伟达曾甚至考虑为DGX Cloud租赁自己的数据中心,完全将第三方云提供商排除在外。

  报道援引知情人士透露称,英伟达最近还聘请了Meta高管Alexis Black Bjorlin来管理云业务。

  目前,尚不清楚英伟达是否继续推进该计划,为DGX Cloud建立自己的数据中心。

  在采取这些措施的同时,英伟达芯片销售人员也在想方设法弄明白客户是怎么使用芯片的。

  The Information报道称,英伟达正收集云提供商的客户信息以及它们之间签署的租赁合同内容等,用来提前规划销售策略,并了解其云服务器租赁业务的潜在客户。

  黄仁勋还意识到另外一个可能影响芯片销售的因素:

  微软、Meta、马斯克旗下xAI等公司正在使用芯片训练实验性的新AI模型。由于这些模型并不能立即产生收入,投资人可能会向这些公司施压减少芯片采购。

  4月底,扎克伯格承认AI所带来收入不确定后,Meta股价应声大跌,投资者对这种情况表示了明显的不满。

  最后,根据业内人士的说法,虽然AI计算目前在各大云服务商的业务中占据主导地位,但近期传统计算业务的需求也出现了复苏,加上数据中心扩建成本高企,他们无法完全迁就英伟达芯片的安装和使用。

  控制GPU分配,大力推广自家安装方案,惹恼大客户微软

  为了应对这些问题,黄仁勋一直谨慎管理着英伟达芯片的分配,防止任何一家公司囤积太多芯片。

  他还试图影响客户在数据中心组装GPU的方式,敦促他们采取英伟达认同的、计算性能更高的服务器机架设计。

  然而,有人认为,如果遵循英伟达的建议,日后他们将更难以改用其他公司的芯片。

  相关人士表示,针对英伟达Blackwell下一代芯片的安装方式,英伟达与大客户微软经常僵持不下。

  英伟达还希望从连接芯片服务器的线缆、机架和其他硬件中尽可能多地获得收入,但这可能会损害戴尔等长期以来生产英伟达芯片服务器的制造商的利益。

  “所有的杠杆”

  尽管软件和云服务收入与英伟达的核心服务器芯片业务相比仍然微不足道,但一些客户和前员工认为,这项业务最终可能使英伟达免受芯片衰退的影响,并使租用其服务器的客户更难寻求替代芯片。

  前英伟达高管、现任风险投资公司Playground Global合伙人Sasha Ostojic表示,云和软件产品作为一种每年可产生数十亿美元收入的业务,从未被分析师和技术社区充分重视。

  他补充说,英伟达拥有“所有的杠杆”,来发展与其芯片互补的服务。

  除了巨大的创收潜力之外,DGX Cloud还成为英伟达帮助一些客户,过渡到新一代芯片的途径。

  以ServiceNow为例,这家软件制造商过去一直为自己的数据中心购买英伟达服务器,现在也直接从英伟达租用这些服务器。

  避免走思科的老路

  面对未来不可避免的芯片需求下滑,英伟达如果没有稳定的新收入来源,未来可能会很艰难。

  思科就是前车之鉴。

  2000年互联网泡沫高峰期,思科通过销售路由器突然成为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公司,当时电信公司建立了新的数据中心,然而,由于互联网收入未能像预期的那样实现,这些中心被闲置了下来。

  同时,思科的硬件被同行广泛复制,导致其销售额一直下滑,股价暴跌,至今仍未恢复。

  黄仁勋私下告诉同事们,英伟达必须确保不会像思科或太阳微系统那样,快速崛起又迅速没落。

  太阳微系统在1990年代成为服务器和计算机硬件的巨头,但在泡沫破裂后,未能抓住新兴的软件市场,在与微软的较量中落败,随后一蹶不振。

搜索

广告位
广告位

标签云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