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教育资讯 > 93岁教授登台讲诗词:不讲课生命就没意义了

93岁教授登台讲诗词:不讲课生命就没意义了

2017-05-26 16:03:11 来源: 编辑:

近日,一段老教授讲解律诗对联的视频在微博引发热议。5月24日,他对澎湃新闻说,虽然自己教的科目是数学,但因为从小受到私塾文化的影响,一直对中国诗词抱有浓厚的感情,在数学课上,他还曾引用李煜的词《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来为学生们解释有限与无限的关系。

近日,一段老教授讲解律诗对联的视频在微博引发热议。这位老教授名叫潘鼎坤,今年已经是93岁的高龄,视频中的他虽已白发苍苍,但声音依然铿锵有力。

在西安建筑科技大学的理学院,潘鼎坤已经教了一辈子的高等数学。5月24日,他对澎湃新闻说,虽然自己教的科目是数学,但因为从小受到私塾文化的影响,一直对中国诗词抱有浓厚的感情,在数学课上,他还曾引用李煜的词《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来为学生们解释有限与无限的关系。

5月16日讲座现场

5月16日下午,题为“试讲中文对联、诗词中的对称美”的讲座在西安建筑科技大学的教室里进行。能容纳百余人的教室坐的满满当当,听众里既有潘鼎坤原来的老领导、老教授,也有普通的教师和学生,一些毕业的校友也特意从外地驱车前来听讲座。

在持续两个小时的讲座里,潘鼎坤从自己的成长历程讲起,带着大家走近唐诗宋词的“平平仄仄”。他没有用麦克风,中间也没有休息,教室里的四块黑板擦了写、写了又擦。

在讲座的最后,潘鼎坤的一句“不能让唐诗宋词这样的好东西在我们手里绝了”赢得了全场听众的掌声。

“我觉得我们国家的唐诗宋词,非常美,非常有魅力。”潘鼎坤对澎湃新闻说,“我也觉得讲课特别有意义,不讲课我的生命就没有意义了,是可以延年益寿的。站在讲台上,我就觉得很有活力。”

【对话潘鼎坤】

“古典诗词那么有魅力,应当一代代传一下去”

澎湃新闻:您是什么时候退休的?以前是教哪一科目的?

潘鼎坤:我退休的时候很早,应该是1996年退休的,但真正离开讲台是在2011年,再此之前,我一直都在上课,但现在每年只讲一两次讲座。之前,我在大学里讲的都是数学,全部是数学课。

澎湃新闻:您为什么会想到要给学生们讲授中国古典诗词呢?

潘鼎坤:今年,陕西有个非常有名的文学家走了,他比我大4岁,原来是南京大学毕业的。在他的追悼会上,有一些名气很大的人,送了挽联、送了诗,但我发现这些人的名气那么大,地位那么高,却都不知道啥叫对联,啥叫律诗,所以我就自告奋勇的来办这个讲座。

在我们中国老一代人里,毛主席、郭沫若、叶剑英这些人的诗词都写的很好。但从上世纪80年代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什么好的格律诗,现在很多诗不像诗,对联不像对联的。而且有的内行写的诗也不太行,我就感到很可怕了。因为我觉得中国的一篇诗词能顶其他的文学作品一万篇,我举个例子,李大钊曾经说过两句话“铁肩担道义,妙笔著文章”,这个中国十几亿人都知道。但李大钊写的书和文章,估计现在的中国人看过和读过不多。

再举个例子,比如鲁迅作为严肃文学家,写过很多书和文章,但他的这个“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我个人的看法,这两句比鲁迅其他的书影响都大。

还有毛主席,1945年他在重庆谈判时就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那首词,当时我们听到了以后都非常崇拜毛主席,就感到这首词胜于千军万马,诗词的力量是无比的强大。我觉得唐诗宋词,非常美,非常有魅力。这是其他国家都没有的。

澎湃新闻:您现在给学生们讲的主要是中国古典诗词的哪一部分内容?

潘鼎坤:我现在主要讲的是律诗对联。对联是对联,唐诗是唐诗。对联的规律现在好多文科的人不知道啊,叫他写对联,他也不知道对联的规律。韵律的要求是很严格的,但很多人都不清楚。我认为这么好的古典诗词,这么有魅力的东西,应该一代一代的传下去,不要断在我们这一代人的手上。所以我就想来做个这个讲座。

澎湃新闻: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做这个讲座的?一次课大概多久?

潘鼎坤:没有多久,我现在就讲了一次。上个礼拜二,5月16日,两个多小时。我现在就是试讲。听的人不是很多,一百多个吧,应该有我们的老领导,老教授,原来的党委书记,有教师,有学生。但有不少已经毕业的校友,专门从外地跑过来听。

澎湃新闻:您是数学方面的专家,您为了讲这些律诗对联做了哪些准备工作?

潘鼎坤:跟诗词有关的人,查一下。讲对联时的人和事,查得到我就查,查不到的就算了。总的来说,还是讲的很愉快的。就是现在我老了,眼睛花,看字不方便。但总的来说,还是很愉快的。

正在讲课的潘鼎坤

“我觉得不上课,生命就没有意义了”

澎湃新闻:在您讲课的视频中,您提到,“不能让中国诗词在我们这一代绝了”,那您是否认为现代在人们生活中有忽视中华传统文化的情况?

潘鼎坤:我感觉现在的教育有问题,现在很多小孩都很会背唐诗,会背很多唐诗宋词,但老师在讲课时不把这个规律教给学生,那么学生会背,但他们不会写。

我小时候念的是私塾,就是要先讲规律,要说清楚规律是啥,再去背。但现在老师讲课,很多诗词解释的书都不讲规律,都是讲诗的意境,我从图书馆借的书,这个欣赏那个欣赏,都没有讲到宋词这些的规律,我就感觉这个核心技术没教给学生。

澎湃新闻:在未来,除了律诗对联外,您还有打算向学生们讲授哪方面的知识?

潘鼎坤:我以前本来是教数学的,我们学院的党委书记说很多学生对数学怕的要死。他就让我也去给学生们讲一次关于数学、微积分的。题目就是我爱微积分。在我眼里,微积分很美、很好。但学生们很怕微积分。我觉得微积分和唐诗宋词一样是有无穷的魅力的。

诗是感情世界的最准确,最透彻最简单,最简洁的表达方式。而数学是则是表达自然最简单最准确的方式。一个是思想感情,是诗词;而表达自然规律最准确的,就是数学。

澎湃新闻:您现在年纪也比较大了,家人是否支持你继续给大家讲课?

潘鼎坤:咋说呢,我的儿女都很孝顺,他们怕我出事,所以我跟他们说,我不会出事,你们别怕。对我来说,现在多讲一节课,我就感到特别有意义,我感到这是可以延年益寿的。我觉得不上课,我的生命就没有意义了。我站在讲台上,就觉得很有活力。

(澎湃新闻)

  • 宏观
  • 股市
  • 基金
  • 期货
  • 消费
  • 评论

网友评论 +更多

  • 登录名
  • 密码
  • 匿名发布
  •    
  •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荆州财经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站处理的,请在30日内联系本站。